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日月同輝

第680章 打到他信服

  • 作者:鄉村原野
  • 類別:都市言情
  • 更新時間:01-27
  • 本章字數:2454

“但我沒下毒!”

趙寧兒矢口否認。

張謹言追問:“那你去干什么?既未做見不得人的事,為什么不敢露面,要偷偷地跑?”

后來果然查到她們身上。

經過排查,一王府護衛透露:王均和江如波進入假山后不久,他看見一身穿紅衣的女子施展輕功,避開正面護衛,從假山西面急速離去,雖只一個背影,但他可以肯定是趙寧兒,經對質,趙寧兒也承認了。

王壑一怔,猜是假山密室的事查出眉目來了,叫他去在情理之中,叫忠勇大將軍卻是為何?想到一個可能,他心一沉,忙起身向祖父告罪一聲便要走。

他想到的,朱雀王也想到了,忠勇大將軍府跟朱雀王府同氣連枝,眼下趙子儀帶人去追查逃走的觀棋,王爺便不能坐視不理,要跟王壑一起去。

趙寧兒道:“我、我怕人笑我!”

謹言如何肯信。

王壑允了。

趙晞則告辭,她要去翻查龍禁衛大小將領,提前熟悉每個人的背景和脾性特長。

萱瑞堂尚有許多女客,之前王均失蹤,她們一是想留下來安慰王老太太,二來也不敢就走,以防王壑要查問,若急急走了,倒像是逃避嫌疑似的。

又對趙晞道:“扣兒姐姐,明天我會在早朝時宣布此事。接任后,軍中有誰不服,你就打到他信服!”

趙晞微笑道:“請主上放心。”

當下也顧不得激動了,心中轉了無數個念頭,要等明天懲治那敢挑釁她的軍中漢子,揚名京都;心中戰意興起,眼中頓時殺氣騰騰,連笑容都變得不懷好意了。

不但謹言不信,王家從老太太起,到王墨等女,都遲疑、沉默,不敢替趙寧兒說話。因為去年底,也是在王家,王墇為了誣陷李菡瑤,不惜刺殺謹言,謹言差點喪命。那還是自家人呢,比趙寧兒更近了一層,誰知竟做出那樣喪心病狂的事,她們如何再敢輕信旁人?

再者,趙寧兒從回京后,嘴上一刻不離“壑哥哥”三個字,便是睡夢中都要叫幾遍,誰都知道她傾慕王壑,而王壑待她也與別的女孩子不同,在他心里是當趙寧兒妹妹,趙寧兒卻因此被眾人看好,將來有望嫁給王壑。這次,趙寧兒更是私自跑到北疆去找王壑。如此癡情,見王壑被那小丫鬟迷住了,因愛生恨,下藥陷害也不無可能。

還有,趙朝宗生死不明,趙寧兒可是一直認定李菡瑤在背后下手,為此報復她的丫鬟也有可能。

因這幾點,王家諸人都緘口不言,看趙寧兒的目光也甚為疑惑,趙夫人雖堅持說女兒斷不會做出這種事,但苦于沒有證據;余者如朱雀王妃、趙君君都替趙寧兒說話,也只是無力的保證,沒有證人和證據。

聽明原委,朱雀王斷然道:“不是寧兒下的毒!這丫頭縱然想捉弄觀棋姑娘,也要她有那個本事。本王也不提別的,就說那機關,她如何會開?”

他目光犀利地從一眾女眷身上掃過,尤其是王家的女子們,仿佛要從她們中間揪出兇手。

王壑暗暗思索:機關破解,不能聽憑各人說辭,因為自打這假山密室對外放開后,不僅王氏族中,連世交親友家也掀起學習機關術的熱潮,常有人來王家假山密室闖關,誰知他們中有沒有出一個像李菡瑤那樣有天賦的?他以為家中只有王均和大姐會破解,也許錯了。

他抬眼,逐一掃視在場女眷,目光并不犀利,淡淡的有些冷,最后對趙寧兒道:“妹妹請隨我來。”

誰都看得出他眼中的冷意,顯然,這件事觸及他的逆鱗,徹底激怒了他,再不肯包容趙寧兒。王墨等女則深知這背后另有根源,都屏息凝神,不敢吭聲。

趙寧兒害怕的不敢動。

趙夫人急道:“快去。”

趙寧兒只得起身,跟他去到另一間屋子。

朱雀王和張謹言也跟去了。

坐定后,王壑問趙寧兒:“你為何要去假山?”

趙寧兒面對張世子盤問和一眾懷疑的目光,苦苦地支撐著,等壑哥哥來替她撐腰,眼下更是緊張地扭手指,忽聽王壑問這話,愕然瞪大眼睛,忘了手上動作,也不緊張了,怔怔地問王壑:“我不能去假山?”

王壑道:“你去便去,為何要躲躲閃閃、鬼鬼祟祟?”

趙寧兒沖口道:“我就是不想讓他們看見!”

王壑眼看小丫頭眼淚都要流下來了,認真道:“趙妹妹,為兄并非就懷疑是你下的毒,但查問是一定不能免的,否則如何找出真正的幕后黑手?你不可任性,要仔細想清楚,回答哥哥的話。嗯?”

朱雀王也道:“寧兒,好好說。”

趙寧兒眼淚滾了下來,用手背胡亂抹了一把,悶悶地答應一聲,道:“壑哥哥問吧。”

王壑便道:“你怎想起來一個人去假山的?可是有誰跟你說什么了?又或者你聽誰嚼舌頭了?”

趙寧兒道:“下午的時候,我本來想跟君君她們一起去找二少爺,借機給那小丫頭一點顏色瞧瞧,可是王妃大伯母不讓去。后來我聽兩個丫鬟對墨姐姐她們說,二少爺帶著那小丫頭去園子了。我便裝作去更衣,偷偷跑開,超前溜去假山,但我不會開機關,就躲在假山內等他們來。”

王壑問:“那時候你沒看見別人?”

據王均道,他和江如波進去時,密室內的桌上點著一支蠟燭,可見有人在他們之前進去了。

趙寧兒搖頭道:“沒有。”

王壑又問謹言:“可查問那兩個丫鬟了?”

王壑笑瞇瞇道:“很期待。”

朱雀王:“……”

王壑道:“人你來調遣,如何安排卻需跟謝相商議請教。——他比你熟悉朝中官員。”

趙晞道:“是。主上。”

謝耀輝也領命。

朱雀王見義女得重用,自然歡喜,又恐軍中有人不服,擔心道:“主上,她一女子……”

王壑打斷他道:“不妨!”

謝耀輝:“……”

感覺身上寒颼颼的。

忽然張謹言的親衛走來,說請王壑和忠勇大將軍去老太太的萱瑞堂,有重要事稟告。

閱讀日月同輝最新章節 請關注永恒小說網(www.mhfecl.live)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 )
广东11选5二中二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