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庶門風華

第七百二十章、不接受

  • 作者:千年書一桐
  • 類別:都市言情
  • 更新時間:11-15
  • 本章字數:2364

“算這小子還知趣,也不知這幾個月在北地有何建樹沒有?”李穡回的是顏彥,看向的卻是陸呦,因為陸呦剛從那邊回來。

“祖母和顏彧怎么了?”陸呦剛回來,還不清楚這段時間家里發生了什么。

顏彥略略解釋了一遍,陸呦對陸老夫人時不時地病倒頗有點見怪不怪了,再則,老人家畢竟也年過花甲了,就算真有什么也是自然規律,畢竟能活到這個歲數的老人不多。

“對哦,陸鳴呢?他有沒有定下誰家?”李穡追問道。

“暫時沒有,他說顏彧這樣他若是成親無異于雪上加霜,顏彧的病更沒個好了。”

“大年初一。”李琮倒是沒有瞞她,“說到這,陸老夫人的病究竟如何?”

“精氣神確實差很多,說了一會話便氣息不勻,人也瘦的有點脫相。”顏彥斟酌著說道。

可顏彧不一樣,顏彧還這么年輕,別的陸呦不清楚,但他知道顏彥是決計不希望顏彧這么早就死,一方面是對生命的敬畏,另一方面則是想讓顏彧好好看著陸家分崩離析,看著陸鳴另娶他人,看著她的兒子成為一個廢人,看著她所在乎所追求所算計的一切都落了空。

而與此同時,偏偏曾經被她算計的顏彥卻夫妻和順,兒女乖巧,家業興旺。

“原來是為了沖喜啊。”李稹明白了。

“既然是沖喜,為何不選陸鳴?”陸呦問道。

他還是有點接受不了自己父親娶親,主要是他接受不了以后要叫一位比自己還小十來歲的女子“母親”,怎么想怎么別扭。

因而,聽聞陸端要娶王家女,李穗直接問了出來,“父皇,這次陸公為何會答應娶王家女呢?”

王家的舉動大家倒是都理解,左不過是一個庶女,能嫁給陸端做國公夫人,這已經是逆天的福分了,男方年齡大些又有什么關系,續室又有什么關系?能帶給王家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因此,不被理解的反而是陸端,憑陸端的身份,完全可以娶一個二三品大員家的嫡女,教養、氣度、修為肯定比一個庶女要強多了。

這才是對一個人最好的報復。

“我聽說顏彧想見你,你不想去見她?”李琮問。

“不想,當年我就說過,橋歸橋路歸路,她想見我無非也是為了讓她自己好過些,可我不想讓我自己難過,憑什么她想搶就搶,她想原諒就原諒,她想解脫就解脫?這些年我還不夠委屈自己的?”顏彥搖頭。

“既如此,你為何向御醫建議讓陸鳴請個大夫在身邊給陸袆針灸,也是你提議給孩子找兩個玩伴什么的,對了,你見到那孩子沒有,有沒有點好轉?”李琮問道。

“回皇上,這是兩回事,稚子無辜。”顏彥說完把方才見到陸袆的經過學了一遍。

“啊,那顏彧見到這孩子會不會加重她的病情?”李稷問了出來。

他倒不擔心別的,他是怕太后接受不了這個,畢竟顏彧也是太后看著長大的。

“罷了,換個話題。”大過年的,李琮嫌這個話題晦氣。

“對了,夫君這一趟順利與否?”顏彥問道。

據陸呦說,女真貌似和蒙古結盟了,因為女真和遼國一打起來,那邊蒙古也向西夏進攻了,也是打了西夏一個措手不及,同樣也以最快的速度奪了西夏一大片牧場。

換句話說,女真和蒙古都避開了火炮的優勢,沒有去攻打對方的城池,而是先奔對方的牧場了。

如此一來,西夏和遼國的馬牛羊數量肯定會驟減,沒有足夠的戰馬和糧草,這場戰事拿什么來支撐?

為此,陸呦建議他們使用火藥,遼國雖能自己造出火藥,可技藝不熟,原材料一時也找不到這么多,西夏是壓根不會,因而他們有意向大周購買一定數量的火藥,最好是能埋在地上的火藥。

因為周祿也明白,手雷沒有用,沒等他們的人馬靠前,只怕對方的流箭就射了過來,畢竟手雷能達到的距離可比射箭差得遠呢。

既然說到了這個話題,李琮順帶問起了顏彥對此事的看法,之前他已經見過陸呦一行了,也和李稷幾個討論了一番,大多數人建議說干脆不賣,因為看勢頭西夏和遼國是擋不住蒙古和女真的鐵騎,因此,與其把希望寄托在西夏和遼國身上,還不如大周努力提升自己的實力,若果真有女真蒙古入侵的這一天,大周有足夠的火炮和火藥把他們打出去。

“還能為什么,四十多年過去了,誰還能總記得當年的那點仇?”李琮幽幽地說道。

他自然清楚這兩家各自的盤算,還好,陸端因為這事特地找他談過,想必也是為了祛疑。

事實上,李穗幾個同樣也被陸端續娶的消息驚到了,只不過他們更為驚訝的是新娘居然是輔國公王家的人。

顏彥不清楚,但他們清楚,王家和陸家曾經是有宿怨的,當年王碩的姐姐王磯看上了陸端的父親陸縉,原本兩家商量好了相看的時間,哪知王磯在相看的前兩天不知吃壞了什么東西,臉上長了一堆的疙瘩,盡管王家百般和陸縉解釋這疙瘩只是暫時的,是吃了發物所致,可陸端不信,堅拒了這門親事,且沒過幾天就和現在的陸老太太相看了。

好在后來沒多久王磯的臉又恢復了光彩,只是她錯失了嫁給陸縉的機會,偏那會剩下的幾戶公侯世家里也沒有合適婚配對象,最后王磯不得不下嫁給了當年的一位寒門士子,哪知偏又看走了眼,那位寒門士子只是相中了王家的勢力和財力,對王磯并無幾分真心,成日里流連于勾欄酒肆的,不到五年,王磯便郁郁而死了。

這筆賬,王家算到了陸家頭上。

為此,這近五十年來,陸家和王家沒有再議過親。

“什么仇?”顏彥和陸呦同時問道。

李琮自然不會親自向顏彥解釋這點過往,而是看了李稷一眼,李稷簡單把這件事交代了一下。

“皇上叔叔,我想知道家翁是什么時候找您談這件事的?”顏彥問道。

閱讀庶門風華最新章節 請關注永恒小說網(www.mhfecl.live)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 )
广东11选5二中二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