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恐怖靈異 > 前緣驚魂

第二二七章 送子還府

  • 作者:云黛水長
  • 類別:恐怖靈異
  • 更新時間:11-15
  • 本章字數:4310

胖子伸過手,摸了一下道士手中的烏珠木,急忙縮回了手,“這東西是什么啊,還摸不得!這么燙!”

“這也是個寶物,握在手里,能感知一些更深層的東西!”道士將烏珠木舉在手中,“你們看,這烏木上面有一烏珠,此物凡人不能觸碰,只有修行深的道士

才可能通過握著烏木將自己的想法傳遞出去,再通過烏珠來感知!”

“啊?要是這樣的話,天!我前世的爹趙三剪可就是與鬼怪為伍,這太可怕了!”林陳心中一凜,“我原以為,這女人只不過是個水性楊花,她嫁給趙三剪純粹是因為她有了孩子,一時走投無路,她根本不愛趙三剪,隨便有個對她好一些的男人,她就跟人家勾搭上了!現在才知道,事情原沒有想像的那么簡單,這女人被貓靈附了體,原來是個魔鬼啊!”

“麻煩的事還在后面啊!”道士垂著眼,淡淡地說,“小鏡子和烏珠木都給我了明確的信息,趙三剪最終被這女人給害死了!不僅如此,還秧及累世!”

葉江川放下書,下意識地吸了一口氣,若有所思地說:“哎,先別說**凡胎,我倒想起了那只黑貓,道長說丁淑嬌在夢中看到了有只黑貓撲向了自己,醒來發現孩子身體出現奇怪的抓痕,她的手指甲縫中還出現了抓撓下來的血肉,你們說說,丁淑嬌手指甲縫里的血肉是不是就是小磊的?難道說,孩子身上的傷是她自己弄的?她就是恨這個孩子,也不至于用指甲抓撓他吧!這有些不符合常理,更像是野獸的行徑!”

胖子點了點頭,“很有可能!她應該是受了刺激,條件反射般地見到黑貓就用磚頭將那只黑貓給拍死了,對了,二太太何青萍發現她的目光中的異樣光澤,趙三剪也看到過她偶然出現的野獸般的眼睛,她不會真的是貓靈附體了吧?”

“這個功能很像我們的手機啊!”胖子說。

道士點了點頭,“只不過,烏珠木是感知,全憑我們修道之人的悟性了!修行越高,悟得越準,越快!”

“我也覺得是啊!道長,你說呢?”

葉江川附和著,目光投向道士。

道士從破布包里取出一物,將那物合于掌心中,閉上眼,沉默片刻,睜開眼時,幾個人都明顯地感覺到了他的眼眶青黑,眼底有不可置信和一閃而過的悲傷。“往世鏡的魔力有限,我加用神器烏珠木的力量,感知得到,她確實是被千年貓靈附體,孩子被傷也是邪祟作怪!”

“哦!”林陳擰開許阿琪遞過來的功能飲料的蓋子,“咕咚咕咚”地喝了半瓶,一邊擰著蓋子,一邊說:“阿琪,我給你的小鏡子呢?”

“包里!咋啦?”

“哦!你檢查一下還在嗎?”

“那能不能感悟一下,如何對付黑衣女人呢?”林陳問。

道士說:“這個,我早就試過,目前感悟不到!你前世的爹爹是被黑衣女人害死的應該沒有錯!”

林陳抓住了道士的手腕,加重語氣,讓他不得不直視自己的眼睛,“這個該死的女人,她不僅是水性楊花,還心狠手辣!恩將仇報!告訴我,我爹爹是怎么樣被她害死的!這女人以前感覺挺好的,沒想到她會變得如此的惡毒!虐殺黑貓不說,還要加害于親夫,她的救命恩人!哼,不是她作鬼不放過我,這一次是我作鬼也不會放過她!”

胖子張了張嘴,向林陳伸出大拇指,“哥們兒,還是你牛!真牛!”

道士諱莫如深地看了看掌中的鏡子,停了幾秒,只說道,“這個在鏡子中可以看到,趙三剪是怎么死的,后面會講到,唉!這女人也可憐!也可恨,最終變得可怕!”

林陳道:“俗話講,虎毒不食子!她都能傷害到自己的親骨肉,可想而知這女人有多惡毒!”

胖子提醒道:“沒聽道長講嘛,她是魔鬼附身,我看那孩子被趙三剪送回孟家還是算幸運的!否則,早晚也會死在她的手上!”

葉江川急不可耐向大家擺手道:“你們都別講了,還是聽道長把后面的事兒講完吧!后面發生了什么呢?”

道士點了點頭,“好吧,接著聽我講!”

……

(故事繼續——)

孟府。

孟喜昌做夢也沒有想到,道士的話居然應驗了!

從寺廟上香回來,他一直魂牽夢繞的那個孩子還真的被趙三剪給送了過來,這難道是上天的憐憫,才在他連遭喪子之痛的不幸之后,給他送回了個骨肉。

“我有孫子了!我們孟家有后了!”

喜訊使孟喜昌的眼睛里有了神采,他的心情難以平靜,興奮不已,額頭和嘴角兩旁深深的皺紋里似乎也蓄滿笑意,連一舉手一投足都漸漸地帶上了一種和他這個年紀不相配的輕快的節奏。

“看把你給高興的!”

孟喜昌難得這么高興,看著他笑容可掬地哄逗著孩子開心的樣子,何青萍的心五味陳雜。還是這個孩子,幾個月前,當她知道丁淑嬌有喜的消息時,他讓她感到心慌意亂,那時,她的肚子中也有一個孩子,而他會對她肚子中的孩子夠成威脅,威脅到她在這個家庭中的地位,而今,她沒了肚子中的孩子,這個孩子的到來反而讓老爺可以安下心來。

輕輕牽了牽孩子肉肉的小手,何青萍的心變得柔軟起來。

陌生的環境讓小磊不適,他的目光尋到了一旁的趙三剪,向他伸出手,哇哇地哭鬧不止。趙三剪坐在一旁,低著個頭,沒說話,沉悶地將手中包裹孩子用的布帶反復碾著,像是在碾磨著自己的后半生。

趙三剪得知這個傾注著他心血的孩子并非已出的時候,他的心像是什么被狠狠地抽打了一番,委屈,羞辱與憤怒讓他決絕地將這個孩子送回了孟府,但現在,真的要與這個孩子分離的時候,他又萬分的舍不得。

仆人搖晃著撥浪鼓,發出清脆的“咚咚咚”聲,吸引了小磊的注意,孩子瞬間安靜了下來。

“奶媽要多找幾個,我要親自挑選!”

“是,老爺!”

孟喜昌又叮囑了幾句,仆人便將孩子抱了

下去。

孟喜昌轉回頭來,見趙三剪一直沉默著,就又給他續滿了茶,輕聲問道:“孩子送回孟府,二少奶奶,她..”

孟喜昌是想知道,孩子就這么被趙三剪抱回了孟府,二少奶奶知道么?同意么?可話剛說出口,他突然想到二少奶奶這個稱謂已經不合適了,他張了張嘴,干在了那里。

“哦!我們是商量好了的!”

這個問題,趙三剪的回答應該沒錯,丁淑嬌的沉默就表示了認同。

“哦,那就好!先生用茶!”

上次,在去寺廟的路上偶遇丁淑嬌之事,孟喜昌回來想了很久,不用何青萍提醒,他也能猜到這個孩子或許真的就是自己孟家的血脈,他想到二少奶奶投靠手藝人趙裁縫一定是出于無奈,他后悔自己當初沒有問清緣由就聽信了別人,好端端的一個孫子被他拒之門外,受了不少苦,這令他萬分心疼。

孟喜昌拍了一下手,下人端上銀兩。

“給先生添了不少麻煩,這點心意還請先生笑納!”

趙三剪輕抿著唇,只看了一眼,擺了擺手,平淡地言道:“不用了!既然這孩子是孟家的,早晚也是要回到孟家的!”

何青萍將那包銀兩送到趙三剪的手中,“先生不必客氣,這些是老爺的心意!你一定要收下!”

“二太太所言及是!先生能把孫兒送回我孟府,實在是我孟府的萬幸!這點心意,先生如若不領,老夫我心生不安!還望先生不必客氣,就收下吧!”

孟喜昌言語真摯,趙三剪遲疑片刻,神色抑郁地接過銀兩,只說了句,“也罷,那我就收下了!”便匆忙告辭了,孟喜昌也沒再挽留。

趙三剪走后,孟喜昌仰面長長地舒了一口氣,見何青萍還站在原地,向她招了一下手,笑著說:“走,咱們再去看看這個失而得得的孫兒去!”

何青萍跟過來,輕輕說道:“老爺笑了,這么長時間以來,老爺頭一次又有了笑容!”

“能不高興嘛!我就說呢!我孟喜昌也不會永遠是霉運當頭吧!你看,上天不負有心人,這一次老天終于開眼了!讓我找到了自己的孫子!”

“你就這么確定這孩子是你的孫子?”

“確定,沒有錯!都不用問,自己家的人,自己能看得出來!”

“嗨,你說這個丁淑嬌也真是奇怪,這個孩子,她還真舍得讓趙裁縫給送回來?”何青萍小心翼翼地說道。

孟喜昌微微點了點頭:“是啊!我也奇怪!這個趙裁縫可以理解,畢竟孩子不是自己的!而二少奶奶就有點令人費解,一般來說,母子連心!她怎么舍得自己的孩子被抱走呢?”

“一定是有原因的!我聽說,有人曾看到她與那個柳警官打得火熱!”

“柳警官?給二少爺辦案的柳警官?”

“對!”

“看來,大太太說得也不是沒有道理!二少爺沒死多久,她就去和裁縫茍合,這才多長時間,又和什么柳警官傳出緋問!哼,還真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啊!”孟喜昌嘆了口氣,“只是,有這么個娘,孩子可憐!”

“估計是嫌孩子礙事兒,才讓趙裁縫送還給我們的!”

何青萍想到丁淑嬌曾經說過,她恨孟家,但這話她不想讓孟老爺知道。

“她愛怎么樣就怎么樣,這是她自己的事兒,不管怎么樣,孩子能送回來,已經謝天謝地了!”孟喜昌歪著頭看著何青萍,又補充說:“以后,你就是他娘了!你可要好好對他!這恐怕是我們唯一的孫兒了!”

“我知道,老爺放心!”

“在啊!檢查它干嘛?”許阿琪有些不明所以地問。

“看看吧,看看就放心了!這東西一定要隨身攜帶啊!馬虎不得!”

道長的話一下子戳中林陳的神經。

看來,知曉了故事的全部,就能找到辦法!并且,道長很有信心。

林陳長吁了口氣,面色顯然輕松許多,他微微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了,道長的意思是避妖鏡能臨時護身,這簡單!我記住了!回去一定要讓她隨身帶著那面小鏡子!那可是她的護身鏡啊!萬萬馬虎不得!”

回到書店里,幾個人正津津有味地翻閱著書,見林陳和道士回來,就又聚了過來。

“洗手要這么半天!”

在林陳的堅持下,許阿琪有些不情愿地打開了小提包,鏡子還在里面,她拿出來,照了照,又放了回去,嘴里說了句,“這不是好好的嘛!真是多此一舉!”說完,打了個哈氣,哈氣會傳染,道士也跟著打起哈氣。

林陳笑了,說:“道長,我是**凡胎之人都沒有困倦,你可是仙道之身,卻為什么這么容易就困了呢!”

“我們道士雖說有一定的修行,可也一樣是**凡胎啊!”

閱讀前緣驚魂最新章節 請關注永恒小說網(www.mhfecl.live)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 )
广东11选5二中二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