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皇子妃

第69章 要人命(3)

  • 作者:青梔未白
  • 類別:其他類型
  • 更新時間:01-27
  • 本章字數:4426

“沒什么悄悄話,金側妃在這里打聽恭王府和煜王府的用度開支。”嵐意淡淡笑了笑,借著給裴妙晴端茶,不動聲色地抽回自己的手,“我們姐妹是有陣子沒見了,既然二妹妹過來了,就坐一坐,喝些茶吃些果子吧。”

裴妙晴彎著嘴角,接過茶來,問道:“前一陣子裴府白姨娘過世,長姐知道嗎?”

嵐意還沒回答,金宜言差進話來,“這件事我也是知道的,白姨娘是晴妃你的生母吧?還請節哀。”

嵐意一個頭兩個大,光是金宜言,已經很煩人,這會兒裴妙晴也過來摻一腳,還不知會說出什么話,她想找個由頭,立刻溜之大吉。

但裴妙晴已經挽上了她的臂膀,問:“長姐和言妃姐姐說什么悄悄話呢?”

金宜言冷笑一聲,“二皇嫂,呵,你隨意問,瞧她敢不敢動我一根手指頭,我的身子,如今可金貴著。”

蕭華音的和善,嵐意一貫知道,但人善被人欺不是沒有道理,如果不是衛長淵還護著她,單是家中的妾室,都能把她吃得死死的,這金宜言能當著外人說出這種話,一是自己家世擺在那,當個側妃綽綽有余,二是蕭華音屢次不計較,縱容出來的。嵐意覺著,在這上頭受的委屈,可說蕭華音自己造孽,只能自己受著。

她們二人在稱呼上,倒是很給對方面子,嵐意心下煩躁,不想看她們在這里虛情假意地你來我往,正要起身走,妙晴又挽住了她的手,卻是看著金宜言說:“言妃姐姐說的是,不過咱們裴府素來有規矩,正經小姐很少會與庶母生活在一起,我對白姨娘,沒有那么深的感情,只是想著她到底給了我生命,掉了些眼淚。長姐,這件事上,我也算盡了孝吧?”

嵐意不知道她究竟想說什么,冷聲道:“我不是白姨娘的孩子,不知道你們母女怎么相處,你若覺得你盡了孝,那就是盡了,反正做父母的,總不會和子女計較些什么。”

嵐意慶幸自個兒沒進齊王府,拿過帕子來擦了擦手,道:“你有這個功夫在我面前顯擺地位,不如想想怎么伺候自家兩位主子,把齊王和齊王妃伺候好了,以后總能有點好處,為奴為婢的人,太僭越了,早晚要吃大虧。”

這話實在不好聽,金宜言這才后知后覺地想起來,面對裴嵐意的時候,不能和她斗嘴,因為斗嘴是斗不過的,最好是直接拿住她的短處叫她難堪,可她夫君疼愛坐擁王府,又能有什么短處?

金宜言憋悶至極,正轉著腦筋想話,裴妙晴的聲音忽然響起來,“長姐在這里呢,做妹妹的一直想和長姐說說話,陪著殿下飲了幾杯酒,一轉眼就瞧不見了,找了半天才找到。”

慕禾笙拍了下嵐意的手,道:“你還是和你們家恭王殿下在一處生活吧,你瞧瞧今天,三皇兄為了你,連母妃挑的人都給推了,要是放在長澤身上,絕對樂樂呵呵地納進門。其實吧,我也不是總想和金宜言過不去,但身在正妻位上,看著這些妾室,真的是不順眼的很,再加上金宜言就愛和咱倆過不去,講她兩句壞話,我心里好受些。”

忽然嵐意推了推她,輕聲道:“先別說了,你瞧,二皇嫂好像正帶著金宜言往我們這邊走。”

齊王妃蕭華音果然是帶著金宜言來找慕禾笙的,寒暄了幾句,慕禾笙倒了兩盞茶,其中給金宜言的那一杯因離得遠些,蕭華音便幫著推了一下,緊接著溫柔可親的面龐上顯露出些許難色,低聲說:“禾笙,有幾句話,我想單獨和你講講。”

金宜言拿了一旁的茶水喝著,一副看好戲的模樣,而裴妙晴兜兜轉轉,終于露出了自己的來意,“長姐可能不知道,白姨娘曾經和我說過,她的飯食里有些臟東西,不小心被她吃了進去,想想我就有些后怕,裴府里的小廚房都不干凈,這偌大的煜王府里,也不是角角落落都能清掃到,且咱們這位煜王妃呀,天生享福的命,于管理內宅一事上,不甚細心。要是我也吃了臟東西怎么辦?如果長姐能護著我,我就安心了。”

她的眼里有幽幽冷意,仿佛在告誡裴嵐意,不要和慕禾笙走得太近,更不要給她出主意,否則她會把白姨娘為什么死而抖落出去。

可嵐意怎么會怕這個,笑著看向她,“你剛才不是說裴府里正經小姐不會和姨娘生活在一起么,怎么白姨娘有事,會專程和你說?至于她吃下的東西,心里有臟東西人,看什么都覺得臟,二妹妹不必學白姨娘自己嚇自己。說到底白姨娘是小家子氣,做了些事兒,良心受到譴責,成天疑神疑鬼。本來為了二妹妹的名聲,咱們全府上下,都不再提及白姨娘,要我說,二妹妹想盡孝,就把她放在心里吧,也別提了。”

裴妙晴直勾勾地望著她,姐妹倆眼神交錯在半空中,嵐意忽然就意識到,就像白姨娘害死馮瓔,導致嵐意與她之間結下了不可解的死結,裴妙晴也把白姨娘的死算在了嵐意頭上,兩個人中間的那段結,怕也是不死不休。

可裴妙晴真的對母親這樣上心嗎?明明為了在煜王府里站穩腳跟,她連白姨娘臨死都硬著心腸沒有去看一眼,偏偏過了一陣子,又拿這件事來和嵐意算賬?恐怕不過是因為她心中有愧,而這愧疚,終究轉換為針對別人的恨意,仿佛恨了別人,對母親的遺憾,就能少點似的。

末了裴妙晴只說:“長姐教導得很對,這件事的彎彎繞繞誰都不要再提才好,就像煜王府里的事,長姐并不清楚,也別亂說什么才是,免得人家還以為你挑撥煜王府后宅關系。”

嵐意不愿在金宜言面前說這些私事,湊近了幾分,以極低的聲音道:“二妹妹,你的怨氣,沖著誰去也別沖著我來,她死前無人侍奉,是子女不在跟前,她落得這個地步,是咎由自取,鬧翻了,誰都沒臉,既然你當了寵妾,就好好地當,別再折騰什么斷了自已今后的路。”

說完這句話,嵐意不再看裴妙晴那張被說中心事而十足難看的臉龐,轉身就要走。

然而下一刻,原本穩坐一旁拿著茶盞看笑話的金宜言,忽然倒在地上,由于動作太大,直接碰翻了旁邊的桌案,上面的盤子叮呤咣啷落在地上,直接碎了好幾只,嵐意嚇了一跳,還當是有人要碰瓷兒,連退了好幾步,而金宜言捂著小腹,喊道:“好疼,我好疼。”

這一下事發突然,嵐意停在原地猶豫,不知道自己該不該過去扶她一把,好在蕭華音和慕禾笙也沒走太遠,看到這樣的情形匆匆地趕過來,蕭華音高聲問:“怎么回事?還不快把金側妃扶起來?”

然而金宜言起不來,她躺在地上,疼得欲哭無淚,直嚷嚷,“我肚子疼得厲害,王妃,我有身孕的,快叫太醫來,快叫太醫來!”

蕭華音仿佛被震了一下,不可置信地問:“你有身孕?你有身孕了,為什么不和我說?”

金宜言咬著牙吼道:“這是現在該問的事嗎?王妃還是趕緊宣太醫吧,妾身的腹中,是齊王殿下的骨肉!”

蕭華音抿了抿唇,明白此刻確實不該計較什么小心機,趕緊抬手道:“來人,速速去宣太醫。”

皇子們也看到了這邊出了事,衛長玦看了兩眼摸清狀況,竟徑直起身說自己不勝酒力先走了,而衛長淵得知金宜言的身孕不妥當,急忙走過來,其他人面面相覷,覺得齊王府后宅的事,他們不去湊熱鬧才好,便停留在原地,繼續喝酒說話,唯有大皇子衛長歧熱心腸的人,滿臉焦急地望了望,終究帶著肅王妃跟著過去了,想看看能不能幫上什么忙。

金宜言看到衛長淵大步過來,眼淚終于奔涌而出,抬手就拉住衛長淵的衣擺,道:“殿下,妾身的小腹好痛,妾身怕是,怕是保不住您的孩子了。”

衛長淵沉著臉,“怎么這么不小心?”

蕭華音忽然就有些繃不住了似的,搶著問:“原來殿下也知道金側妃有了身孕?這是后宅的事,為何要獨獨瞞著我?”

衛長淵回過頭去看她,低聲道:“華音,宜言只和我說了這件事,是怕頭三個月不穩,沒保住胎空歡喜一場,我也是想著你每天有那么多事要操心,這種小事,等穩下來再說也可以。”

蕭華音抿著唇,任誰也看得出是在強撐著,恐怕若是沒這許多外人,一貫柔婉的她,就要掉眼淚了。

“糟了,側妃流血了,殿下,側妃流血了!”

旁邊的宮女忽然出聲,惶恐地大喊,倒是打斷了他們夫妻倆暗中的對峙。嵐意定睛看去,金宜言的裙子上,開始暈染出猩紅的血跡。

衛長淵喝道:“太醫呢,還沒來?!”

“來了來了。”衛長歧的聲音響起來,讓所有人都松了口氣,他走到衛長淵身邊,拍了拍弟弟的肩膀,“二皇弟別擔心,金側妃吉人天相,太醫看過就能好。”

然而天不遂人愿,太醫把過脈后,立刻就問:“不知金側妃最后食用的是什么?”

金宜言已經痛得臉色慘白,連話都答不了了,而當時這張桌案邊,只有嵐意和裴妙晴,嵐意想了想,便指著地上那只已經打碎了茶盞,道:“我印象里,她好像只喝了這茶。”

慕禾笙“哦”了聲,和嵐意打聲招呼,隨著蕭華音去了旁邊,只留下金宜言和嵐意大眼瞪小眼,十足尷尬。

嵐意不想搭理她,拿了桌上的果子往嘴里送,剛啃了一口,金宜言忽然說:“可以啊裴嵐意,都以為你嫁得不好,誰知你狐媚功夫那樣厲害,哄得恭王殿下神魂顛倒,竟然為了你在那么多人面前把側室都給推了。”

在嵐意看來,一個男人會不會任由寵妾滅妻,關鍵并不在那個妾做了什么,而是在于這男人有沒有腦子。可見這夫妻之間的事,果然不可由外人來多言,因沒有任何任何一個人能代替他們去過日子,這里頭的冷暖,唯有他們自己才知道。

當然,此時此刻的嵐意,還可以再說一些別的話,引開慕禾笙的注意。

“哦對了,你聽說了嗎?金宜言嫁去齊王府后,好像不怎么得二皇兄喜歡,這次圍獵她也沒在二皇兄身邊出現過,一直只跟著二皇嫂呢。”

“這事我聽說了。”慕禾笙撇了撇嘴,“她那么傲氣的性子,受得了這個委屈?我還聽人家講啊,她在府里鬧出過不少事,都是為著爭寵,二皇兄給金家面子,沒讓二皇嫂罰她,平常得閑了還是會去下她那里。只是大概為了哄二皇嫂高興吧,但凡去了金宜言那,接下來數日,都會去主屋陪著二皇嫂,可見人家情比金堅,容不得她這個妖魔鬼怪在里頭嘰嘰歪歪。”

這形容,嵐意笑得彎下腰,“天老爺,你這話說的,真是……要是我和你在一處生活,我要天天咧著嘴合不上了。”

嵐意深吸一口氣,世上總有這樣的人,不招惹旁人就難受,她把果子嚼吧嚼吧咽了,才道:“按規矩,你該稱我‘恭王妃’,直呼我閨名,顯得你很沒有教養,金側妃。”

“側妃”兩個字她說得很重,金宜言知道她在譏諷自己,反唇相譏道:“恭王妃好大的架子啊,不就是在恭王府里只手遮天嗎,也就只有你,會把恭王府當寶貝,也不想想人家煜王妃府里頭掃出來的東西,都夠恭王府一年開支了,你在她面前,不覺得丟人?”

嵐意放下手中的果子,轉過臉直盯著她,“金側妃眼下是當了恭王府和煜王府的家么,連兩個府中吃穿用度是什么情況都一清二楚,待會兒我得問問二皇嫂了,這齊王府派個側妃過來管其他王府,究竟是什么意思。”

閱讀皇子妃最新章節 請關注永恒小說網(www.mhfecl.live)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 )
广东11选5二中二计划